燃文小说 > 武侠仙侠 >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> 第2717章:我是特别顾问

  第二天早上九点多,林逸没有回家。
  至于彻夜未归的理由,他都已经安排好了。
  就说四人昨天去酒吧喝酒了。
  类似的事情,众人也是轻车熟路,甚至都不用多说,就知道该做什么。
  毕竟背了这么多年的锅,怎么也背出一点经验了。
  但在路上的时候,林逸接到了朱俊驰的电话。
  “你在哪呢?”
  “在路上,准备回家呢。”
  “先别回去了,来局里吧,准备出发了。”
  “好。”
  挂了朱俊驰的电话,林逸给纪倾颜拨了过去,跟她说自己要去一趟局里,然后再调转车头。
  大约半个小时后,林逸开车去了青山分局,然后跟朱骏驰和顾亦然汇合,去了平江市。
  “那边有新消息了吗?”在去的路上,林逸开口问道。
  “还在审呢。”朱俊驰说道:
  “但就眼前的线索来看,这个打着茅山道士的组织,规模可能比咱们想象中的大,如果处理好了,又是功劳一件。”
  “让咱们三个过去,人手够用吗?”
  “这事咱们是协办,人家才是主力。”朱俊驰说道:
  “你没来的时候,你辉哥特意叮嘱,不能开你的车,以免抢了人家的风头,留下不好的印象。”
  “这個我懂。”林逸笑着说。
  中海距离平江市并不远,全程110公里左右。
  开了一个多小时,就到了平江市的中湖分局。
  三人把车停在了门口,门前站着一男一女。
  男的四十多岁,国字脸,身材微胖,样貌老成,给人一种非常踏实的感觉。
  男人的名字,叫刘清明,是中湖分局的大队长。
  站在她旁边的人,面相很年轻,二十八九岁的样子,留着短发,给人一种很机灵,很精明的感觉。
  女人的名字叫苏颖,是中湖分局的成员。
  “长成这样,这女的应该是中湖分局的警花了,他们派她出来,应该是别有用心。”
  林逸在顾亦然的耳边小声说道。
  “什么别有用心?”
  “就是要把你比下去啊。”林逸说道:
  “这个时候,我跟朱哥已经不重要了,你代表的是新山分局的脸面,挺胸提臀,把你的气势拿出来。”
  换做是其他时候,顾亦然肯定不会搭理林逸。
  但这个时候,似乎是出于女人的嫉妒,和奇怪攀比心,顾亦然真按照林逸说的做了。
  看到两人在窃窃私语,苏颖知道林逸在讨论自己,脸色不由的一变,认为林逸是个很轻浮的人,印象打了不少的折扣。
  但同样的,作为一生要强的华夏女人,苏颖并没有示弱,也把胸给挺起来了。
  遗憾的是,并没有顾亦然的大。
  “路上辛苦了,咱们进屋说。”
  “好。”
  三人被迎到了办公室,朱俊驰开门见山的问道:
  “刘哥,我来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顾亦然,之前她给你打过电话,应该还有印象吧。”
  “有有有,办事干净利落,说话条理清晰,是个好苗子,你们新山分局还真是人才济济。”
  “刘队过奖了。”顾亦然客气的说。
  朱俊驰转向了林逸:
  “他叫林逸,是我从前的同事。”
  “从前的同事?”
  “嗯,现在离职了,但听说有案子了,就回来帮忙了。”
  “朱队,按照规定这样不太合适吧。”苏颖说道。
  嗯嗯?
  这娘们是不是精神不好?
  虽然是违反了规定,但私下里没人会在乎这些事。
  她却当众提出来了,情商是不是太低了点?
  “没什么不合适的,又不是外人,只要案子处理好了,其他的都是小事。”刘清明说道,帮着林逸打圆场。
  “我虽然辞职了,但我是以特别顾问的身份,参加这次行动的,你可别误会了。”林逸说道。
  “嗯?特别顾问?”
  不仅苏颖愣住了,刘清明也是一样。
  反观朱俊驰和顾亦然,也没明白林逸这个特别顾问是怎么回事。
  “时不相瞒,我现在是龙虎山上清宫的一名道士,更是道教祖师张道陵,第96代传人,而你们这次抓的人,是茅山道士,所以我就以特别顾问的身份出席了,应该不犯毛病吧。”
  “额……”
  林逸的身份,让两人都有点意外,这种操作他们从前还没见过。
  反倒是朱俊驰和顾亦然,都已经习以为常了。
  他就是这么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。
  “这都不算什么大事。”朱俊驰说道:
  “就像刘队说的,只要能把人抓住就没问题了。”
  “这话说的对,现在人员都已经聚齐了,就可以制定下一步的行动了。”
  当当当——
  在刘清明说话的时候,门外响起了敲门声。
  “进来。”
  “刘队。”
  从外面进来一个年轻人,二十多岁的样子,留着短发,个子很高,看起来很精神。
  “情况怎么了?”刘清明问。
  “他们还是没说,一口咬定自己没卖假药。”
  “这帮人的嘴可真硬,不给他们点颜色,瞧瞧是不行了。”
  原本刘清明以为,很快就能把这些人的嘴撬开,所以就通知朱俊驰等人过来,进行下一步的抓捕。
  现在可好,人来了,却没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。
  这在无形之中,算是打了刘清明的脸。
  “我过去看看。”
  “咱们一块去吧,正好闲着也是闲着。”
  “见笑了。”
  “这有什么的,我们也经常遇到这种人。”
  一行人从办公室出来,来到了审讯室。
  里面关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,头发油腻腻的,上面梳上了丸子头,是明显道士的打扮。
  “你已经到这里来了,就算你什么都不说,也免不了被判刑的下场,倒不如现在,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,还能争取宽大处理。”
  “我们什么都没干,难道你们还容不得道士传道讲经么。”
  “我没说不允许,你别强词夺理。”刘清明板着脸说道:
  “伱们发展的下线,已经把你们供出来了,你就算你狡辩也没用!”
  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请你不要冤枉我。”
  听到两人的对话,林逸和顾亦然对视了一眼,感觉这个人,应该是老油条了。
  那么这个案子,可能要比自己想象中的棘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