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武侠仙侠 > 当书中大反派回不去之后 > 68、什么条件能怀龙种

  有苏喵喵:
  【快看我俩像不像龙?】
  【图片】【图片】【图片】
  【图片】【图片】【图片】
  【图片】【图片】【图片】
  房门口,季山海低头看着手机微信朋友圈,最上面一条是姜可卿两分钟前刚发的,还热乎。
  配图共九张,据说叫什么九宫格,是一种很重要的发朋友圈仪式。
  季山海不太懂,他只知道照片里的他和她还真有那么点儿夫妻相,看起来很和谐,很美好。
  尤其第最中间的第五张。
  姜可卿窝在他怀里,脑袋顶着下巴,一对圆润龙角正巧从他面颊两侧分开,将整张脸卡住,滑稽又不失可爱。
  季山海莞尔,随手关闭大图,视线往下移去。
  两人目前有四个共同好友,分别是郭艾伟、顾阑珊,以及姜可卿的爸妈姜兴、罗淑云。
  四人都回了话,估计是被她私下里通知的。
  浑身都是艺术细菌:【像不像龙不知道,但你俩像龙鸣是可以确定的】
  二十六岁想谈恋爱:【哇阿卿,你俩真的要磕我一脸啦!(话说这个龙角道具哪儿弄的?好逼真的感觉)】
  空谷幽兰:【(呲牙/呲牙/呲牙/)净臭美,小季很帅(大拇指/)】
  我心飞扬:【无聊,还不快去上班?】
  想了想,季山海指尖轻点罗淑云的消息,礼貌回复了一句“多谢伯母夸奖”。
  至于另外三人,郭艾伟纯属嘴欠,回他没意义。
  顾阑珊和姜兴则是问的姜可卿,而且“龙角道具”他也还没想好怎么解释,索性不回。
  “点赞了没?”
  姜可卿忽然探头过来。
  季山海赶忙点了一下爱心,点头道:“自然。”
  “嘁那我上班去啦,你在家乖乖的,看看电视、玩玩电脑,或者撸猫什么的都行,要是实在无聊了就弹我视频。”
  季山海又点了点头:“放心,本座自有悦己之法。”
  “……手工活吗?”
  “?”
  “咳咳,没什么没什么!”姜可卿拢了下耳边发丝,转身将房门打开。
  季山海默默看着。
  由于下雨,她今天没有穿裙子,而是穿了一件浅灰色上衣和牛仔裤,以及小白鞋。
  得亏这个世界的道路没有泥,倘若换做星源界,小白鞋出去至多五分钟,必定变成小黑鞋或者小黄鞋。
  不过这么大的雨,鞋子哪怕不脏,湿了也很麻烦吧?
  ……
  小区楼下。
  一柄漂亮的蓝白色雨伞行走在花园小径上,伞面印着好多只不同姿势的哆啦A梦。
  伞下,一男一女两道身影紧挨着。
  哪怕风急雨啸,也未能沾湿二人分毫。
  其实季山海本来的意思,是动用术法直接将她送进阅文书店,并且不被人觉察。
  再不济给她施个法,让她一路不受风雨侵袭。
  总之万万没想过亲自来送,因为他还有自己的事要办。
  比如去给初步建好的龙窟装修(指镶嵌宝石);
  去琢磨如何打造首饰;
  去欧洲当农民伯伯;
  去探寻这个世界……
  忙得很。
  可惜姜可卿不管那多,一听到“本座送你”这四个字,立马将他拽了出去,开心到起飞。
  无奈,季山海只得顺水推舟,跟着她下了楼。
  “阿海别着急,要不了多久你应该也能参加工作了。”
  姜可卿挽着季山海举伞的胳膊,仰头笑盈盈道。
  季山海眉头轻挑,讶异道:“哦?为何?不是说本座没有身份证,无法找到正常工作么?”
  “嗯,但我爸昨天给我打了电话,说关于你身份信息的事有着落了。”
  “细说。”
  “就是从原则上讲啊,在我们国家,黑户不是什么大问题,一般都可以成功上户,而且咱们的政策也鼓励公民上户,以方便管理,但是……”
  姜可卿絮絮叨叨。
  软糯的声音和雨声混杂在一起,甚是好听。
  季山海时不时点点头,或者追问几句。
  待到路程过半时,他大致了解了目前阻拦自己上户的最大问题——无出生证明,无社会经历,无社交圈子。
  三无产品,好像凭空出现的一样。
  这种情况下出于国家和社会层面的安全考量,比如防范境外间谍之类的,警察们会进行相应调查。
  方法包括且不限于让当地警方,去那个传说中的道观实地探访。
  甚至可能让他干等,用时间来证明他没有危害,不是外国人。
  至于这个时间有多久那就不好说了,可能三五年,也可能十年八年,不一定。
  “还是挺麻烦的对吧?”姜可卿眼眸轻眨。
  季山海下意识点点头,紧接着又摇头:“不,尚可,本座有的是办法解……”
  “听我爸说去年有个女的,也是跟你一样仿佛凭空冒出来的,找不到过往经历,不过她的上户之路比较简单,很轻松就办到了,你猜为什么?”
  “嗯?”
  “她结了婚,而且生了三个小宝宝。”
  雨伞停住。
  一辆小车呼啸而过,溅起一人多高的水幕,却在即将泼洒到雨伞时诡异地偏转了一下,洒落在旁。
  季山海禁不住皱起眉头,低头看向微羞的姜可卿。
  结婚?
  生宝宝?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半晌,季山海呼出口浊气,继续往前走,淡淡道:“不可,你肉体凡胎养育不住龙种,如若强行怀上,后果必定一尸两命。”
  “什么呀!”姜可卿娇嗔一声,锤了他一拳,“谁、谁要给你生孩子了?”
  “你。”
  “我才不呢……傻子才给你生孩子,我只是顺嘴提一下她而已,你不要多想!”
  “希望如此。”
  季山海耸耸肩。
  说完,伞下便陷入了诡异的安静。
  两人皆一声不吭。
  一个举着伞,一个挽着举伞的胳膊,踏着雨水漫步向前。
  不多会儿,阅文书店四个大字映入眼帘。
  姜可卿突然停步,抿了抿小嘴重新仰头,细若蚊蝇道:“内个,我有个问题。”
  季山海斜睨她,颔首道:“知无不言。”
  “就是……先提前声明喔,我只是好奇。”
  “好,你问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