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玄幻奇幻 > 综武大明,从倚天后人开始 > 第124章 芙蓉花开

  梦到这里,张无忌睁开了眼睛。
  这一次梦以往都长了许多,故事也多了许多。
  同样是去峨眉,为什么发生的事,与自己自己之前发生的不一样。
  张无忌想不清楚。
  只是这样的梦越长,他的内功修为似乎增长也快。
  这么看,这样的梦并不是什么坏事。
  ……
  破境之后,张清明开始享受其幸福时光。
  再有两个月,他就准备重回中原了。
  再回中原之前,他要好好享受这段难得的日子。
  除了习练五行阵,独孤静和常宁依旧同练玉女心经。
  自从和清明合体后,三人合练也变得可能。
  而何仙儿、殷芙蓉的九阴九阳,始终需要张清明在。
  常宁郡主定下了同房的规矩,几位夫人也遵照执行着。
  大家都没有异议,相处十分融洽。
  回到中原之后,张清明将回到光明顶,接任教主之位。
  其他人也跟着他一起过去。
  ……
  张无忌的生活同样十分写意,除了习练武功,小昭又生了一个儿子,老来得子,不亦说乎。
  不过梦境还是如期而至:
  “峨眉山脚,绿柳山庄。
  张绿柳终禁不住常宁郡主每日缠磨,便带着芙蓉重游绿柳山庄。常宁郡主早早到门口迎接,“绿柳姐姐大驾光临,常宁有礼了,”常宁笑着说道,“呦,芙蓉姑娘也来了,稀客稀客,里面请。”
  走过前厅,穿过池塘,来到水阁。常宁看着张绿柳说道,“这个水阁下面有个铁牢,由钢筋打造,十分坚固,当年你爹娘就是一起掉到铁牢之下的。”绿柳多少听过小昭阿姨讲过绿柳山庄的事,只知道爹娘当时敌对,其他也不清楚。“常宁妹子,你怎么知道这么多?”张绿柳问道。“现在很多明教中人都在锦衣卫任职,当时重建绿柳山庄之时,皇兄多次询问,生怕哪个地方建的不对。这绿柳山庄的事,常宁就那时听他们说的。”常宁答道。
  “常宁,和你们一起的那些高手怎么都没在这?”“是呀,他们都和皇兄回南京了,现在绿柳山庄只有几个武功二流的小太监护我安全。”“文公子也放心你独自留在峨眉?”“哪有呀,他想让我和他一起回南京。我爹爹催了很多回了,想让我回大都。可我在外面野惯了,不想回王府了。”“常宁郡主金枝玉叶之身,早晚还是要回帝王之家吧?”芙蓉看着常宁说道。“谁说的,虽然生在帝王之家,常宁可不会听天由命。我只会做自己想做的事,谁也不能勉强。”常宁坚定地说。
  听到这里,绿柳突然对常宁有些刮目相看,起先绿柳一直觉得芙蓉端庄婉约,会是清明良配。而常宁就是个调皮刁蛮的小郡主,生于帝王之家,未来不确定的东西太多。几番接触发现,常宁有些地方和母亲真的好像,虽然只有十三四岁,年龄尚小,可能还不太懂情爱,但刚刚常宁说的那句“谁也不能勉强”和当年母亲那句“我偏要勉强”何等相似,难道世间真的有轮回?绿柳望望常宁,又望望芙蓉,一种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,让她不敢再想下去。
  “大师姐,你怎么了?”芙蓉见绿柳有些走神,关切问道。“没事,就是想些以前的事。”绿柳缕缕头发说道,“常宁,这么大的庄园,就他们几个人保护你,太不安全了。这样吧,这段时间你搬到峨眉来住,等文公子回来了,你再回绿柳山庄,如何?”“那就太好了,我马上收拾东西。”“不过峨眉条件可没绿柳山庄好,你要想清楚了。”“小时候练剑,常宁山洞都住过,条件再苦,常宁也不在乎。”“大师姐,她是朝廷郡主,是来监视我们的,怎么能让她在峨眉住呢?”芙蓉连忙说道。“芙蓉姑娘,我看你处处针对我,不知何故?如果是因为张清明,你就多虑了。上次武当山比剑之辱,我一定要报。现在他在草原,我找不到他,等他去光明顶继任教主,我一定要去找他问罪。”“我,我,张清明和我有什么关系?住就住好了,我只不过是怕你金枝玉叶的郡主娘娘住不惯。”“好了,好了,别斗嘴了。常宁,快些收拾东西,晚上我做些好吃的,你和芙蓉都过来。”张绿柳笑着说道。
  乌里草原,天高云淡。
  从捕鱼儿海归来,乌里草原上又多了一位美丽的姑娘。小宛一切都觉得新鲜,这里的族人都是那么和蔼可亲,师傅一家和族人一起种田放牧,日出而作日落而息。
  赵敏当然清楚小宛的心意,草原女子都喜欢盖世英雄,小宛自然不例外,张清明就是她心中的盖世英雄。想想当年自己不也是被张无忌的英雄气概所吸引,才义无反顾地跟着他吗?当年的张无忌纠结于敏若昭离情感之中,险些不能自拔,幸好清明有张无忌、赵敏这样的父母为他引导,能让他少走不少弯路。不过,赵敏也深知感情是父母替孩子决定不了的,即便是她这样智商绝顶的母亲。峨眉弟子、朝廷郡主、蒙古公主……小小年纪的清明似乎比当年张无忌有更多的情虐,斩不断,理还乱。
  夕阳西下,张清明习练了一天武功,躺在草场,任微风拂面,无比舒爽。坐起身来,反复擦拭着手中秋韵长剑,拂去上面每一丝灰尘。“清明师兄,总算找到你了。”小宛飞身下马,走了过来。“小宛师妹,怎么是你?你怎么会找到我练剑的地方?”“哈哈,清明师兄,在蒙古还没有我找不到的地方呢,你又在擦这把剑了?我听说这把剑是在武当山,一位朝廷郡主送的,她是你的心上人吗?”“哪有呀,我只见了她两面,怎么会是我心上人呢?”“很多缘分都是上天注定的,就像我,就见你一面,就决定跟你一辈子了。”清明心头一颤,他知道小宛对他很有好感,便有意无意的躲着她,没想到她如此直爽,心中所想毫无掩饰。“小宛,我只当你是妹妹,以后只想做你的好哥哥。”“没关系,无论你当我是爱人还是妹妹,我这一辈子跟定你了,就算你娶了那个郡主,我像小昭阿姨那样跟着你,也不在乎。”小宛语气坚定地说。
  张清明看着小宛如花的俏脸,却不知说什么好,只是喃喃地说:“天不早了,咱们回去吧。”
  峨眉山,风陵阁。一转眼,中秋节到了,常宁郡主也在峨眉住上快三个月了。除了每日缠磨绿柳指点她剑术,就跟着峨眉弟子学习些厨艺和女红。常宁确实是练武奇才,自幼宫中苦学剑术,根基扎实,《葵花宝典》衍伸的女子剑法又是精妙无比,两个月间绿柳传授了她一些内功心法,常宁剑术又精进许多。
  “绿柳姐姐,刚才山庄那边给我传来消息,中秋节过后,我皇兄就回峨眉了。皇兄托我带话,回来想见见你,可否?”常宁忽闪着大眼睛,望着绿柳说道。“常宁啊,谢谢文公子好意了,你也知道,很多事是勉强不来的。”“绿柳姐姐,你是不是觉得生在帝王之家的子女都是纨绔子弟呀?我皇兄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。这次回南京,皇爷爷让他娶妃子,他执意不从,说宁可不要皇位,他也要娶自己喜爱的女子,皇爷爷一怒之下,关了他一个月的禁闭。绿柳姐姐,我皇兄他真的对你一往情深,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  绿柳望了望窗外,想到当年父亲为了母亲劈龙椅弃江山,天下皆知。如果今天文公子也要像当年父亲一般,那她会接受文公子吗?“不会的,”绿柳心中似乎有了答案。当年父母几经生离死别、情比金坚才能冲破重重险阻走到一起,至少现在,她对文公子仅仅是感动,却还没有一丝心动。“常宁,我答应过师傅,这辈子师傅在哪,我就在哪,哪怕孑身一人陪她一辈子我都心甘情愿。你也说过,不情愿的事谁也不能勉强,你是这样,我也是这样。”绿柳望着常宁,语气坚定地说。“好了,绿柳姐姐,你的心意我已经清楚了。还好,至少没给我皇兄完全堵死,不过皇兄也是个钻死理的人,我得好好劝。绿柳姐姐,我想问问你,你弟弟清明在草原怎么样了?”常宁向绿柳问道。“清明?清明这回可是名震草原了。”绿柳笑盈盈地答道。“是吗?绿柳姐姐你可要给我讲讲。”常宁忙着问道。“娘来信说,清明在群狼口中救下了蒙古公主,蒙古皇帝还要当场赐婚。”“那他答应了吗?”“没有,娘说清明不知为什么,当场就拒绝了。”“哦,”常宁松了一口气,“估计,清明一定是因为芙蓉姑娘才拒绝的吧。”“这个我就不清楚了,不过娘说了,那个公主不很甘心,已经拜我娘为师,和清明在一起学艺了。”“不提他了,他爱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吧,反正等他继任教主的时候,我要找他算账去。”
  不知为什么,绿柳越来越喜欢常宁了。和常宁在一起,总有说不完的话,而和芙蓉相处六年了,却仅有同门之情,没有什么太多的话说。之前绿柳觉得清明只与常宁见过两面,还都是小孩子,不会有什么情愫,可现在她见常宁的日常种种,想到也许在万里外的乌里草原,清明也会是这样。绿柳有些后悔之前自己乱点鸳鸯,感情真的不能强求,该有的时候自然就有了。
  中秋乌里,皓月当空。
  赵敏、小昭带着小宛忙活了一天,做了一桌子中秋月饼,大多让无忌和清明分给了乌里草原的族人。晚饭过后,张无忌、赵敏、小昭、清明和小宛生起了一堆篝火,围坐一起,品茶赏月。
  “清明呀,你姐姐有飞鸽传书了,”赵敏笑着对清明说道。“哦,姐姐来信了,说些什么?让我看看。”清明急着说道。“清明,这封信都没怎么提我们几个老人家了,说的都是你。”“娘,你又取笑我了,我还是孩子,能有什么事,让姐姐那么挂念。”“我说清明呀,”小昭笑着说道,“那柄秋韵剑,那个芙蓉帕,还有你的小宛师妹,你的事还少吗?”“小昭阿姨,你怎么说起我来了。我就是喜欢清明师兄,清明师兄是我救命恩人,草原女子不像汉家女子扭扭捏捏的,喜欢就是喜欢。”小宛一边拨弄篝火,一边说道。
  “小昭阿姨,”清明脸变得通红,“你和娘只要在一起,就合起伙来说我,以后不和你们好了。”“行了清明,不逗你了。信上说不仅你的芙蓉姑娘,你的小郡主也在峨眉,和你姐姐在一起呢。”“娘,怎么都成我的了,你又在戏弄我。信给我,我自己看。”“敏敏,怎么什么话都说,自己家孩子都让你们教坏了。”张无忌冲着赵敏说道。“我说张教主,现在发现清明这孩子越来越像你了,身边的女孩子越来越多,怪不得都说有其父必有其子呢。”“我身边女孩子再多,最后还不是娶你了。你这为娘的也不怕事大,上回和不悔好好商量一下,把清明和芙蓉的亲事定了多好,结果你和芷若一唱一和,硬是给搅黄了。”“不说还罢,一说就生气,就你六叔和不悔那贪心劲,还惦记起绿柳了,也不看看他家孩子的斤两。现在看,幸好当时没把清明的亲事定了,我看清明现在只关心小郡主的秋韵剑,很少看的芙蓉师姐的手帕了,是不是清明?”“我看信去了,不陪你们了。”清明被赵敏说的满脸通红,起身便走。“清明师兄,你去哪?我陪你,”说着,小宛也跟着清明走开了。
  “敏姐姐,清明这孩子有时候真的比无忌哥哥强。那天皇帝赐婚,他一个孩子想都没想就拒绝了,要是无忌哥哥肯定会思前想后,犹豫不决的,是不是,无忌哥哥?”小昭笑着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