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武侠仙侠 > 我去古代考科举 > 第452章 密友

  第452章
  识时务者为俊杰,为了活命金旭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,“赵春来做账的确有一套,不过手脚有些不干净,金家的账房大部分家生子,不怎么用外面的账房。”
  金家的生意不干净,账房一职又重要,再加上各房都是互相防备的竞争关系,这账房不管是被家里人策反了还是被外面人收买了,对金家而言都是将是重大的损失。
  所以金家干脆下了血本从旁支或者家生子里挑选有算学天赋的孩子,从七八岁就开始培养,差不多十年就能接手账房一职,因为卖身契在主家手里,也不用担心账房会做假账或者出卖金家。
  湛非鱼看着说完后一脸表功的金旭,“那施家呢?听说当初施家大姑娘是金家的账房。”
  当年施家大姑娘的事闹的很大,虽然最后被金家压下去了,可施家老宅被烧了,施家人死的死、残的残,金旭即便是个小辈也知晓。
  “那是我四堂叔看上了施楠楠。”身体晃了晃,金旭养尊处优多年,这会不过在冰冷的地上跪了半晌就有些受不住了。
  舔了舔干裂的嘴角,金旭欲言又止的看了一眼湛非鱼,即便是活罪难逃,可至少能讨点好处,毕竟对湛非鱼而言只是一句话的事。
  轻声一笑,湛非鱼回头看向肖子墨,“劳烦肖侍卫让人送些吃食过来,在送条被子。”
  这本不是什么难事,肖子墨立刻应下,让狱卒去拿东西了。
  就这?金旭大失所望,可对上湛非鱼似笑非笑的眼神,金旭张了张嘴终究不敢讨价还价,否则一顿鞭子抽下来,他能说的不能说的必定都招供了。
  施家世代出账房,而且家风极好,记账算账都一套独有的方法,金家虽然培养账房,但也觊觎施家的家学,金旭的四堂叔就动了坏心思。
  “施家大姑娘施楠楠是施家那一辈里最有算学天赋的,施家也不讲究女子无才便是德那一套,施大姑娘私底下教导岷和府千金小姐们记账算账。”金旭是个商贾,他还挺佩服施家的远见。
  这些待字闺中的姑娘日后就是家族的当家夫人,自古就有一字之师,施家大姑娘也算是她们的“算学夫子”,结下了这香火缘,日后施家有什么事她们也会施以援手。
  金旭靠坐在软和的被子上,又喝了两口热水,继续说起陈年旧事,“我四堂叔最会钻营,他用了手段让施家大姑娘欠下四堂叔一个人情,年底盘帐的时候四堂叔的账房伤了眼睛,所以施家大姑娘为了还人情就来铺子里帮忙盘账。”
  一开始金启纶是想用男色诱骗当时不过碧玉年华的施家大姑娘,可惜金家有钱,金启纶也是风度翩翩不像是商贾,但施大姑娘并没有被诱惑,只想着盘了帐还了这个人情。
  利诱失败后,金启纶一怒之下手段就强硬了,想要威逼施大姑娘就范,不管是人还是施家的家学都想要得到。
  “赵神算呢?”湛非鱼问了一句,看施帆之前仇恨的态度,金启纶是幕后凶手,那赵神算就是直接凶手。
  不屑的嗤了一声,金旭明显看不上赵神算这样的阴险小人,“赵春来和我四堂叔是一样的打算,唯一的区别在于我四堂叔妻妾满堂,赵春来想要三媒六娉的求娶施大姑娘。”
  但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,他们觊觎的都是施家的家学,想要人财两得而已。
  这事最后的结果就是施大姑娘被金启纶玷污了,被囚禁了半年之久,当时已经怀有五个月的身子,至于所谓的假账则出自赵神算之手。
  两人狼狈为奸害的施大姑娘一尸两命,担心施家会报复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铲草除根,一把大火烧了施家宅子,否则施家如今也不会让施帆一个半大的少年郎撑门户。
  “岷和府的这些账房都以赵春来马首是瞻,尤其是康子谦和庄伟两人,但还有一人喝赵春来来往密切,”金旭除了几个铺子之外,还负责金家商行的一部分生意,和南来北往的客商打交道,所以对这些账房也算熟悉,否则这样的小人物还真不值得他留心。
  湛非鱼听到这两个名字就在脑海里和人对上了,如今岷和府动乱,姚大人行事手段也偏铁血狠辣,敢在这个时候动手脚,真的是胆大包天。
  最怕是假东山再起的不过是金家和赵神算,前者已经倒了,那么算计施帆的必定就是赵神算,动手的则是他的亲信,康子谦和庄伟的嫌疑也最大,有这一手偷窃手法,除非是亲近之人,否则外人必定不知晓。
  湛非鱼去而复返不过是两刻钟左右,姚大人、郑大人都知道湛非鱼去牢房见了金旭。
  ……
  第452章
  识时务者为俊杰,为了活命金旭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,“赵春来做账的确有一套,不过手脚有些不干净,金家的账房大部分家生子,不怎么用外面的账房。”
  金家的生意不干净,账房一职又重要,再加上各房都是互相防备的竞争关系,这账房不管是被家里人策反了还是被外面人收买了,对金家而言都是将是重大的损失。
  所以金家干脆下了血本从旁支或者家生子里挑选有算学天赋的孩子,从七八岁就开始培养,差不多十年就能接手账房一职,因为卖身契在主家手里,也不用担心账房会做假账或者出卖金家。
  湛非鱼看着说完后一脸表功的金旭,“那施家呢?听说当初施家大姑娘是金家的账房。”
  当年施家大姑娘的事闹的很大,虽然最后被金家压下去了,可施家老宅被烧了,施家人死的死、残的残,金旭即便是个小辈也知晓。
  “那是我四堂叔看上了施楠楠。”身体晃了晃,金旭养尊处优多年,这会不过在冰冷的地上跪了半晌就有些受不住了。
  舔了舔干裂的嘴角,金旭欲言又止的看了一眼湛非鱼,即便是活罪难逃,可至少能讨点好处,毕竟对湛非鱼而言只是一句话的事。
  轻声一笑,湛非鱼回头看向肖子墨,“劳烦肖侍卫让人送些吃食过来,在送条被子。”
  这本不是什么难事,肖子墨立刻应下,让狱卒去拿东西了。
  就这?金旭大失所望,可对上湛非鱼似笑非笑的眼神,金旭张了张嘴终究不敢讨价还价,否则一顿鞭子抽下来,他能说的不能说的必定都招供了。
  施家世代出账房,而且家风极好,记账算账都一套独有的方法,金家虽然培养账房,但也觊觎施家的家学,金旭的四堂叔就动了坏心思。
  “施家大姑娘施楠楠是施家那一辈里最有算学天赋的,施家也不讲究女子无才便是德那一套,施大姑娘私底下教导岷和府千金小姐们记账算账。”金旭是个商贾,他还挺佩服施家的远见。
  这些待字闺中的姑娘日后就是家族的当家夫人,自古就有一字之师,施家大姑娘也算是她们的“算学夫子”,结下了这香火缘,日后施家有什么事她们也会施以援手。
  金旭靠坐在软和的被子上,又喝了两口热水,继续说起陈年旧事,“我四堂叔最会钻营,他用了手段让施家大姑娘欠下四堂叔一个人情,年底盘帐的时候四堂叔的账房伤了眼睛,所以施家大姑娘为了还人情就来铺子里帮忙盘账。”
  一开始金启纶是想用男色诱骗当时不过碧玉年华的施家大姑娘,可惜金家有钱,
  偷香